• 今天是:

【海上记忆】陈伯吹写给陈梦熊的一封信

 时间:2018-11-04 18:59来源:微观上海

微观上海 www.winshanghai.com 缘由与儿童文学作家陈伯吹先生是同乡——上海宝山,近八年我收集了不少他的书信,在编辑书籍的过程中,伯吹先生哲嗣、原北京大学陈佳洱校长写了篇文章,其中回忆到他的父亲时说:“从上世纪三十年代初,他在上海大夏大学半工半读,兼职做幼儿师范的教师,同时应北新书局的邀请担任《小学生》半月刊的主编开始,六十六年中,他回复读者、作者的信件估计有数千封之多,”而且对于回信十分认真:“这是他从事教师、编辑、作家工作几十年养成的习惯,无论来信是小学生、中小学教师,还是作者或出版行业的领导,他都热情洋溢地回信,从不敷衍。”所以犹如沧海遗珍,能够找到这些信,让我觉得十分有意义。

这些信件的时间跨度从1945年到1996年,收信人中有陈伯老的学生、学生的家长,有业余作者、著名作家,也有出版社的同事、作协的领导等,涉及的内容极为丰富,谈写作,他说:“学‘文’应与学‘科’兼,不然,行文易入空虚,不知我此言有无价值?而青年作者,往往漠视这点,以致行而不远。”

 

谈未来,他说:“20世纪90年代快过去了,新的世纪即来,我们应努力向前,多跨进几步才是。”……难得十几页用毛笔书写的书信,虽不是正儿巴经的书法作品,随手拈来,细笔游丝在《小朋友》杂志的笺纸上依然尽得风流,连一张旧信封都因为他的字,显得那样古朴典雅。

 

有一封信是写给文学史料家陈梦熊先生的,谈到了儿童书局的沿革,颇具史料价值。

 

信上说: 儿童书局创立于1932年,先设立在浙江南路;两年后因营业发展, 出版图书畅销,迁移至福州路(福建路东首)新址。创办人为绍兴张一渠,能书善文,係周作人在中学任教职时的学生;得其友雷**匡扶,营业蒸蒸日上。曾与教育家陶行知、科学家丁柱中先生合作,出版《儿童科学百科丛书》;又得陈鹤琴先生协助,出版小学课本及读物,在上海新书店中为后起之秀。1934年春,聘陈伯吹为编辑部主任,编辑有黄一德,蒋衡,梁士杰,曲家有,汪岳云等;1936年戴白韬(当时用白桃名)一度在编辑部任职,直至八·一三抗战爆发离去。

抗战胜利后,经济陷入困境,编辑人员亦星散,又因经营小学教科书,资金搁浅,被迫加入官僚资本,以致解放后成为军管会下的企业。1952年,与商务、中华、大东等书局併合组成少年儿童出版社。

 

张一渠是周作人的学生,1928年来到上海,为上海总商会主编《商情月报》,1929年去了泰东图书局任经理,自此在上海出版界工作二十年,但他并非“绍兴张一渠”,查上海出版志,张先生是浙江余姚人,在家乡时当过小学教员、当过参议员。

 

我见过他甲申1944年写得一幅书法作品,线条涩重酣畅、厚润质朴,七分赵之谦的气韵,只欠些文雅,人倒该是个有气魄的人,且慧眼独具。五四新文化运动的浪潮催生了儿童文学的发展,涌现了茅盾、叶圣陶、冰心等儿童文学作家,他们积极鼓吹和推动儿童文学的创作和翻译工作,茅盾提出要“把儿童读物当作社会问题来对待”,但仅有商务印书馆出版过一些儿童读物,其余寥寥,张一渠见此情形,创立了中国第一家以出版儿童读物为主的出版社,儿童书局。

 

不过关于它的创立时间,上海出版志记载,张一渠“1930年初,集资创办儿童书局。次年,辞去泰东图书局经理职务,专营儿童书局,任经理,一再招股增资,潘公展出任董事长。”而不是 “1932年”,此两处陈伯老或有笔误。 1930年12月,大学尚未毕业的陈伯吹先生受聘北新书局成为了儿童刊物《小学生》半月刊的总编辑,其时张一渠对他早有了解,曾准备请他来主持高、中、低三种级别的《儿童杂志》,但未能如愿,惋惜之余退而求其次,将他列入 “特约撰稿者”的名单,之后陈先生确为儿童书局写了文章,他的长篇《波罗乔少爷》便刊于《高级儿童杂志》上,连载九期后由北新书局在1934年4月发行了单行本,同时陈伯吹还给杂志撰写了《儿童节》《坚忍》《秋虫歌》等新诗。

1934年1月,张一渠终于将陈伯吹请入儿童书局,担任编辑部主任,之后陈先生大半生坎坎坷坷都没有远离儿童书局。1949年,张一渠离开上海移居去了香港,在将近二十年的时间里,儿童书局出版了教育家的论著,和儿童、教育图书、杂志有1000多种,由于图文并重、印刷精良、内容适应儿童阅读,深深受到了教育界和学校教师们的喜爱。 自然,这封信外,陈伯吹,这位东方的安徒生除了自己的创作,也编刊物、培养作者,将毕生精力都奉献给了儿童文学事业,其他信中,都有体现。